书架
伏黑君觉得不行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捉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3/3)页
玉犬,想要得到其他式神的话,就要靠自己和玉犬的力量去调伏他们,以此增加自己可以使用的式神,然后再将其他式神收为己用,直到十种式神全部调伏完毕。”[1]

“术式的公开吗?”

听力要远胜于人类的漏瑚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他慢步走来,在对方近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这种时候公开术式,增强自身的力量还有什么意义?你已经没救了!这种伤势加上内脏的破损,哪怕我不杀你,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死。”

伏黑惠却没有停下,将自己术式完全公开。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从口中吐出大口的血液。

漏瑚不知道伏黑惠影子里藏着人。

如果伏黑惠死亡,影子里的一切会不复存在。

会随着术师本人的死而消散。

“抱歉啊。”

伏黑惠看着地面,扯出了歉意的笑容。

“惠?”影子里嗓子都哑了的津美纪徒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伏黑惠将用于强化□□的咒力全部收回,剧痛和疲惫差点将他压垮,他撑住了,随后双手交叠。

“脱兔!”

雪白的兔子如暴风雪般涌出。

漏瑚抬抬手,四周树木凸起了巨大的火山状不明物,从中喷射出庞大的如同真正火山爆发般的熔岩。

脱兔被烧毁了半数。

伏黑惠趁机压低身体,从下方翻滚而过,他召唤出了式神大蛇,将他本人拉高到了高空。

惠身后。

一团极其庞大的、被影流包裹起来的球状物唐突的停留着。

最后的垂死挣扎?

漏瑚眯起眼,稍微保持了警惕。

然而伏黑惠却正是利用对方的这种心理。

他手放在影球上。

“快跑,绝对不要回头。”

伏黑惠对着身旁的影球轻声说道,“没事的,我会……杀了他的。”

“还有,抱歉。”

大蛇将影球用尾巴狠狠的抛出。

朝别墅的方向——距离这里将近百米远的地方。

影球落地,在那一瞬间消散,里面包裹的所有人都闷哼一声,在地面滚了数圈。

全员平安无事,仅仅有几个身上蹭伤了。

“惠——”

津美纪爬起来,朝树林里跑去。

被忍足拽住了。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甚至因为一直被保护在伏黑惠的影子里,全程看到了惨烈的画面而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赤、赤司,这是什么?”

黑子哲也勉强还保持着理智,他喘息着看向后方,抬手指了指。

赤司征十郎看了过去。

和他们一起被抛出来的,不仅仅是他们这群人而已。

还有一个将近三米高,庞大的、仿佛有生命似的在不断鼓动的……

卵?



抱歉啊。

甚尔,妈妈。

我大概……要先走一步了。

将影子里的妈妈和其他人全部丢出了百米远。

伏黑惠松了口气,解除了术式,重新落回地面。

“那是人类……?还有一个特级水平的咒胎?”

漏瑚似乎愣住了。

咒术师的影子里怎么会藏着咒胎?

伏黑惠没有回答他。

他撑着摇摇欲坠的理智,双手握拳,一上一下摆在身前。

剩余的全部咒力输入其中。

“布瑠部,由良由良……”

我不想死。

伏黑惠想。

我死了的话,甚尔那个笨蛋该怎么办呢?

还有妈妈。

妈妈还没有孵化,而他也还没有把妈妈的事情和五条老师说明。

没有老师的庇护的话,妈妈会被咒术界的人祓除掉的。

他也还没有……见到妈妈。

但是,没有办法了。

正如这个咒灵所言。

他要死了。

但至少在死之前……

伏黑惠碧色的眼眸锐利带着孤注一掷的疯狂。

至少要把眼前的家伙带走。

百米外的津美纪、赤司、未孵化的妈妈他们……他不能让自己死后,还给他们留下这种程度的危险。

“!!!”

危机感!

漏瑚浑身紧绷,猛地拉开了距离。

而伏黑惠身后。

小山般高大结实的式神带着压倒性的气势从影流中诞生。

其眼部两侧共有四翼、后脑附有长尾,头顶着舵状□□。

右臂甚至附有针对咒灵特化过、具有退魔属性的八握剑,

那正是历代[十种影法术]继承者所记载的,最强式神。

——八握剑异戒神将魔虚罗。



[喂,伏黑惠。]

在召唤出式神,强行将眼前的咒灵纳入攻击范围的伏黑惠闭上眼倒下。

失去意识之前。

脑海中,似乎有谁在说话。

那是让他尤为不爽的声音,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

对方视线中的所有一切——不管是人类还是咒灵都毫无价值。

一举一动皆毫无人性可言。

却偏偏一直对他纠缠不休。

那是……两面宿傩。

伏黑惠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在意识到这一点时,似乎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两面四臂的存在。

对方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奇怪。

他有见过宿傩的原身吗?

不知道。

他听到对方问自己:

[你知道天玺瑞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