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今天夫君吐血了吗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第十七章迎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要出发了,你怎么这么磨蹭?”夏安看了一眼天色,焦急地道。

今日,他特地换了一身簇新的宝蓝色长衫,衬得他整个人精神奕奕,那股异域美艳的姿态在宝蓝这般浓郁的色泽对比下,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会误了时辰的。”贺然靖从屋子里走出来。一身的大红金纹喜服,愈加彰显出他面如冠玉、风姿卓越。过往他的服饰大多是战场拼杀的甲胄或者是便于行动的深色劲装,从未着过如此鲜艳颜色的衣裳。

“你说不会就不会啊?诶,话说今天是你大婚,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半分欢喜的感觉都没有?”夏安一脸狐疑地问道。

或许不该说贺然靖不着急,应该是说整个北海郡王府,都是一种有条不紊的姿态。府中除了布置了大红的灯笼、喜字等等以外,并未有任何过多的热闹,夏安看着来来往往走过的仆从们,虽说每个人都是更换了新衣,面带笑容,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喜庆,而是规矩,极为克制谨慎的规矩。

贺然靖往府外走,车马都在府外候着了。他扫了一眼王府,不明所以地道:“时辰都是礼都司定好的,为何要急?府上不是都布置好了,哪里不够喜庆吗?”

夏安瞅着贺然靖看了半天,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好的,我知道了,这就是没开窍。呐,这玩意儿,你回头空了看看,别新婚当晚被嫌弃了。”

他左右看了下,将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塞给了贺然靖,只是塞过去的时候,触及到贺然靖的手,发现贺然靖的手上满是湿冷的汗水,他皱着眉头,立马搭了一下贺然靖的脉象。

嗯,这些时日的休养还是有点效果的,脉象上来看,倒是平稳了许多。那既然不是什么不适,这手心里的冷汗

夏安似有所觉,意味深长地道:“哦,是不急,也不紧张。”

“这什么?”贺然靖收回手,避开夏安的视线,看着手中这巴掌大的小册子,莫名地问道。他正想要打开的时候,忽然听到府外礼都司的官员恭敬的声音,贺然靖下意识地将小册子收进袖中。

“郡王,时候差不多了。这时候前往辉阳城迎接,宁朝送嫁队伍也差不多到了。等接到宁朝公主后,回来的时间差不多是傍晚,正是大婚举行的时间。”礼都司的王大人轻声解释着,等人出了府门,复又添了一句,“王上和太子殿下都在宫中等着了。”

“嗯。”贺然靖低声应道。他翻身上马,衣袂翻飞,碎金般的日光倾洒下来,笼罩住贺然靖,他端坐在马上,淡淡地扫视了一眼府前的迎亲队伍,面容沉静,高贵雍容,无愧战神之名。

贺然靖扯了一把缰绳,沉声道:“出发。”

“是。”迎亲的队伍随着这一声命令,整齐地跟着贺然靖,驱马前行。

队伍前行的过程中,安静,却又行动一致,除了哒哒的马蹄声,队伍里毫无任何声响,连呼吸都融在了空气里。迎亲的队伍,里边的人员,大多是贺然靖自己的下属,因而行动间都带着杀伐果断的气息,远远看去,若不是有红衣礼官掺杂在内,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