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你不像任何人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第 38 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38

隋荷生日办得热闹, 江润如等一众小辈也在,但大都是女孩子。江遂穿着基础款的黑衬衣长裤,有军队锻炼出的好身型撑着照样惊艳, 更别提还有一张从小被夸到大的俊脸。

隋荷带着他打了一圈招呼, 不知多少道视线落在他身上。

江遂找了几次理由想抽身,都被隋荷冷脸威胁住:“今天我生日, 你溜一个试试。”

哪怕隋荷在和旁人聊天,没他什么事,他也得寸步不离地陪在旁边。

江润如这些年难得见江遂吃瘪,当成件稀奇事,捂嘴偷笑。

隋荷搭着江润如的手, 问起来:“你朋友妈妈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江润如忙道:“很小一手术,而且她很乐观。我听我朋友说,她妈临进手术室还在看剧本呢。”

“开刀伤元气, 得好好养着。”隋荷又道, “等下个月去南境时,我去探望一下。”

因为梁在宥的交情, 宜佳禾结婚的时候, 隋荷也去了。两家人往来不多,但彼此间也是有交集的。隋荷当年因为烟花直播的乌龙被恶意打压, 事业上一再受挫,也亏宜佳禾搭了把手。有心也好,无意也罢,但这恩情隋荷一直记得。

江润如好奇:“怎么突然要去南境?”

“去看个画展。润如,你感兴趣吗,到时陪阿姨一起去。”说着,隋荷横了旁边心不在焉走神的江遂一眼, “我是不指望我这儿子了。真是越长大越指使不动,小时候还陪我看个画展,现在一听这就跑。”

江遂:“……”

江润如问了具体时间,爽快地应了。

正说着,孔明月笑容明媚地出现:“舅妈,生日快乐!”她把一大束花递过去,又和江润如打了招呼,才问,“你们在聊什么呢?”

隋荷说:“在说下个月去南境的事,小月要一起吗?”

孔明月笑容僵了僵,瘪嘴:“南境啊,我最讨厌这个城市了。”

江润如装傻,故意问:“我记得你是在南境上大学。怎么现在不喜欢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需要什么理由。”

江润如撞撞她的肩膀,讲悄悄话:“喂,你觉不觉得。你这人很奇怪,高中时英语最差,毕业竟成了英语同传翻译。当初别人怎么劝都不听非要去南境,转头南境成了你最讨厌的城市。孔明月,你好矛盾。”

“要你管。”孔明月朝江润如做了个鬼脸,躲到隋荷旁边,“舅妈,你别去南境了,下个月我们去桂林玩好不好?”

一旁的江遂憋回去一个哈欠,眼角涩涩的,认命地充当着只管微笑的吉祥物。

好在江秉青及时出现,解救了他。

“小遂。”

江遂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看到梁嘉懿推着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爸。”

江秉青身型清瘦,精神却矍铄,看向儿子时,威严地点点头。

梁嘉懿和江遂打招呼,又说:“我去那边和朋友聊会天。”

目送梁嘉懿走远,江遂过去推江秉青的轮椅:“我推你去院子里坐会。”

江遂读高三那年,江秉青音讯全无令隋荷的精神状态很糟糕。凭数学竞赛拿下北央大学自主招生的名额后,江遂便没再回学校上课。

他寸步不离地守着隋荷,怕她出什么意外。但他自己的状态,却也十分糟糕。因为爷爷从军的缘故,江遂的爸爸,以及叔叔伯伯,大都奋斗在科研军事一线。江遂虽然与父亲聚少离多,但骨子里还是非常崇拜他的。

现在回想起来,用三个字概括,那段时间的心情就是——天塌了。

所有人都在祝福他竞赛的好成绩,夸奖他是个准大学生。但他却像只失了方向的游鱼,四周是宽阔天地,却始终不知所往。

高考前,江遂在科研所外面等了三天,正赶上暴雨,他高烧昏迷。醒来时,看到了梁隰华。梁伯说,让他好好考试。

成为一名军人的念头打小便埋在他的心里,但他能做好的感兴趣的事情有很多,所以这个念头并没有多强烈。直到高三那年,经历了江秉青那件事,江遂更加坚定了这个目标。

也幸好苦尽甘来,否则江遂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院子里阳光很好,六月的北央城气候宜人,最养人。

江秉青得了夫人授意,也来问一问他:“你觉得嘉懿这丫头怎么样?”

江遂深感无奈,干脆地回答:“我和她只是朋友,非常纯洁的战友情。”

江遂与梁嘉懿的相识是个意外。

毕业那年吧,在毕业回北央的列车上他随手帮她抬了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