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你不像任何人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第 13 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13

好在江遂只是以为她在放空自己, 甚至不忍开口打扰。

“在以前学校有参加过类似活动吗?”江遂清了清嗓子,开始今天的正事。

江遂问什么,迟意便答什么。

几个问题后, 江遂便皱了眉。迟意以当下紧绷的状态, 并不能和那篇高谈阔论却句句言之有物的观后感对上号。

迟意双手平放在膝盖上,渐渐收紧。

在她心里, 就像初中、小学寒暑假的作业册一样,这类观后感老师也是不会看的,所以迟意写起来十分放飞自我,这样表达的自然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也是脱轨的。

但这些言论和其中的态度, 迟意今天并没有表现好。

她表现得太糟糕了。

江遂整了整文件,一副聊天结束的姿态。迟意自责地微微低下头,对自己很失望。

“你用□□吗?我们加一下好友。”迟意眼皮一跳, 听到江遂又道:“我传一些视频资料, 你可以先看看。”

她受宠若惊却又不敢暴露太多情绪,简单应声好, 报了自己的号码:“我的手机在教室里, 我回去才能同意。”

她之前加过他。

此刻迟意突然庆幸,当时没有被通过。

迟意不知道别的高中如何, 但四中的这个冬天有一个传说叫世界末日。

2012年12月25日零点,世界毁灭,万物不负存在。在其他同学等待末日的到来时,唯独迟意贪婪地享受着这末日曙光的温存。

江润如把一本黑色皮面的书放在她桌上,封皮上金色字体写着《罗伯特议事规则》。

迟意停下笔去看她。

“江遂让我给你的。”江润如嘴里含着糖,说话含糊,表情十分萌, “这是什么?跟砖头似的。”

“是一本经典的议事规则工具书。”迟意拿起书,“模联议事的参考书。”

江润如哦了声。

迟意翻了翻,看到扉页掉出的便签纸。

浅蓝色的,跟她私藏的那张照片中的便签纸样式一样的,字迹也一样,只不过内容变成了写给她的话:“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江遂”

迟意心跳快了一拍,尽量平静地问:“他还说什么了吗?”

江润如咬着棒棒糖,唔了声:“还说,我糖吃多牙会坏掉。”

“……”

江润如嘿嘿笑:“开玩笑啦。”说着她从口袋里取出一大把五颜六色的水果硬糖,放到迟意面前,说,“你挑自己喜欢的口味。江遂给的。”

迟意用了好长时间才从被这大奖砸中的惊喜中抽神,渐渐陷入了愈演愈烈的恐慌中。人是贪婪的,她也不例外。尝到一点甜头,便会爱上吃糖这件事。但如果糖果没有及时供应,那将会是另一阶段的难耐。

-

平安夜那天,街上节日气氛很浓。迟意跟着江润如从电影院到游戏厅,最后去了奶茶店歇脚。两人买了一样的很有圣诞节特色的围巾和帽子,坐在一起跟双胞胎姐妹似的。

“我们一会要不要逛一下西装店?”江润如低头看了看手机,忽然提议道。

“要给叔叔阿姨买新年礼物吗?”迟意一脸茫然。

江润如把手机竖起来给她看:“是你要买。这是去年模联社参加模联会议时留下的照片,大家都是穿西装的。”

在手机屏幕里,迟意一眼便看到了江遂。按理说迟意在博物馆志愿者的合影中见过江遂穿正装的样子,再看到这类的打扮应该会淡定,但……照片中的江遂站在演讲台前,身后一半是各个代表国的国旗,一半是多媒体幕布,他握着话筒,袖口熨帖整洁,神情不卑不亢,意气风发,有涵养。

他去当个外交官吧。

在迟意心里,江遂无论做什么,都是人中龙凤。

“尤锐穿的这身就挺好看的,不会太严肃,很修身型。”迟意又划了几张,找女成员的照片给她参考。

迟意从她手机屏幕上移回目光,咬着吸管说:“我还没决定。”

江润如诧异地啊了声,似乎觉得迟意不该拒绝这样难得的机会,试图给她打气:“你看你刚转学来四中还没适应就能在期中考试中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足以看出你真的很会学习。我觉得兼顾校园活动和学习你肯定没问题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

江润如支着下巴不解地打量她,正要发问,忽听有人打断他们——

“迟意?”说话者是个戴黑框眼镜,脸上长着青春痘的男生。

两人闻声看过去。

“真是你啊。”男生笑得令人十分不舒服。

江润如看到迟意明显躲闪的动作,纳闷地问:“你朋友?”

只是还没等迟意回答,那青春痘男生便自顾接过话去:“不算朋友,哪敢做迟同学的朋友啊。”

是□□裸地充满敌意。

“哦,不是朋友啊。”江润如一改方才和颜悦色的状态,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凉嗖嗖地吐槽,“不是朋友来搭什么讪。”

“……”

江润如晦气地瘪瘪嘴,拉住迟意的手,把人往外带:“走了。我妈说了,女孩子出门在外要留个心眼,不要和乱七八糟的人说话。”

“你!”袁殊哪里被女生怼过,还是这样当众羞辱,气急败坏地一伸胳膊,挡住两人的去路。

迟意怕他动手,下意识把江润如往自己旁边一拉,护住:“干嘛?”

她可能是被江润如带坏了,嘴巴特别毒:“想证明自己不是乱七八糟的人?我看没这必要了。”

“……”

俩姐妹从奶茶店出来,江润如憋着笑冲迟意比划大拇指:“就是要厉害点,你平时性子太软,我看着都着急。”

迟意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紧张的,一昂头,道:“多亏你教得好。”

从共患难的惊险中抽身,迟意渐渐冷静下来,真诚地看向江润如,说:“谢谢你。刚刚那个男生是以前学校的同学,我转学前和他打了一架。”

江润如嘴巴微张,不可思议地问:“动手互扯头发的那种?”

“嗯。”

江润如想象不到迟意这小小的脾气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吞吞口水。

迟意见她这反应还以为是自己说的把她吓到了,心中正懊悔刚刚口无遮拦。谁知江润如却关心:“打赢了没?”

迟意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那就行。”江润如潇洒地一甩头发,颇有一种“你打输了我帮你赢回来”的飒劲。

两人又逛了会,江叔叔正好开车从附近走便接上江润如,一起把迟意送回了家。

临下车前,江润如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喏,给你的平安果。平安夜吃一个苹果许愿会成真的。”

“那你以前许了吗?”

“当然许了。我去年许愿要个好姐妹,这不,你转来我们学校了。”

迟意被逗笑。

“好啦,你快进去吧。”江润如挥手,“晚安。”

“晚安。”

迟意又和叔叔告别,才往院里走。

从热闹中抽离,衬得此刻越发冷清。宜佳禾因为进组连着几周没有回家,而邻居奶奶这个点已经睡了,小院很安静。看到院子里的灯亮着,迟意心暖了下,猜是是老人特意给她留的。

进到房间,迟意困意袭来,飞快地洗了澡,吹干头发,放弃看书的念头便躺下了。

迟意已经克服了夜里需要开灯才能睡着的习惯,四下无人的夜,万籁俱寂,明明是个很合适且安全的独处空间。

她一向很快便能入睡,但是今天可能是见到以前学校同学的缘故,翻来覆去好一会,最终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

解锁。

小巧的五官被屏幕光照亮,她一言不发。

迟意登录上另一个□□号,看到新弹出了很多未读消息。有以前同学关心她在新学校怎么样的,也有朋友发的让她帮忙点一下领福利的游戏链接。

消息发得最多的是一个备注为“席丽丽”的女生。

迟意扣着手机边边,许久后点开对话框。

2012/10/21

干嘛?跑他空间看笑话?林老师过得很好。

你最好不要愧疚,这样我还能欣赏你几分。

2012/8/21

垃圾在哪里都是垃圾,祝你在新学校继续发烂发臭!

2012/6/21

他离职了,你是不是很骄傲?

…………

席丽丽几乎每周都会给她发消息,好像她过得不愉快了,便要将迟意拉出来恨一恨。

迟意深吸口气,锁住手机屏幕。

好一会,迟意翻身下床,开了灯,坐在书桌前开始写卷子。

-

圣诞节过去没多久便是元旦。

跨年夜将至,学生沉浸在辞旧迎新的亢奋情绪中。仿佛过了这一晚,如山的作业会一键解决,棘手的题目也不再难解。

“你知道吗?江遂今年会有钢琴表演。”

“早就听说他钢琴很牛,终于有机会见了。去年江遂考级的照片被媒体曝光出来,真是太有魅力了。”

迟意在绝大部分女生为江遂要参加钢琴演奏而沸腾欢呼时,陪江润如去医务室拿感冒药,回来经过艺体楼时,江润如神秘兮兮地说:“你去过我们学校的琴房吗?”

“没。”迟意隐约觉得江润如这话不简单,“怎么了?”

“那你听说过咱学校琴房的传说吗?”

“什么?”

“咱学校以前是坟地,艺体楼的位置是乱葬岗,冤魂最多。”

“……”

“每当有人在楼里弹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